<var id="b7rrd"></var>
<var id="b7rrd"></var>
<var id="b7rrd"></var>
<cite id="b7rrd"><span id="b7rrd"><var id="b7rrd"></var></span></cite>
<var id="b7rrd"></var>
<cite id="b7rrd"><span id="b7rrd"><menuitem id="b7rrd"></menuitem></span></cite>
<menuitem id="b7rrd"></menuitem><cite id="b7rrd"><span id="b7rrd"></span></cite><var id="b7rrd"><span id="b7rrd"><menuitem id="b7rrd"></menuitem></span></var><var id="b7rrd"></var>
<var id="b7rrd"></var>
<var id="b7rrd"></var><cite id="b7rrd"></cite><ins id="b7rrd"></ins>

遵循政策導向:再擔保機構探索可持續發展

    有效分散融資擔保機構風險,發揮“增信、分險、規范、引領”功能,這是再擔保機構的作用和價值所在。

    中國融資擔保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年末,全國共有融資再擔保機構76家,融資再擔保在保余額5272億元,其中比例分險型融資再擔保在保余額3267億元,占比超過六成。整體來看,在融資再擔保機構數量減少的同時,業務規模仍保持積極健康的運行態勢。

    一、政策導向作用逐步顯現

    “再擔保上接國家政策,下接直保機構,是一個政策傳導器,作用很獨特、很重要。”中國融資擔保業協會黨委委員、秘書長殷有祥說:“再擔保機構本身發展歷史不長,并且一直處于發展變化之中。”

    據北京中小企業融資再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再擔保”)董事長秦愷介紹,我國正式提出再擔保概念是在1999年原國家經貿委出臺的全國中小企業信用擔保體系建設試點指導意見文件中。2008年,東北中小企業再擔保公司和北京再擔保公司先后設立,標志著以中小企業融資為目的的專業再擔保機構在我國正式出現。之后,從2015年開始,再擔保字樣大量見之于各級政府的會議文件中。

    業內人士表示,再擔保在發展過程中經歷了業務模式轉型升級的壓力,也經歷了整個行業減量增質、結構調整的“陣痛期”。隨著國家進一步明確政府性融資擔保以及再擔保機構的發展要求,各地在再擔保體系建設、創新發展、運營管理等方面進行了一系列實踐探索。

殷有祥說:“去年以來,一些省份在集團公司之下成立了專門的省級再擔保公司,進一步強化了再擔保職能。各地機構在開辦業務種類、歸屬管理關系、對外股權投資、職能作用發揮等方面,也都不盡相同。”

    中國融資擔保業協會數據顯示,從26家省級再擔保機構看,截至去年底,再擔保業務在保責任余額3066億元,同比增長30%;有18家機構開展了對外股權投資,投資總額208億元,占注冊資本總額的32%。業務增長的同時,全年新增再擔保代償補償金額同比持平,撥備覆蓋率大幅提高,支小支農業務金額和戶數占比均較上年有了明顯提升,再擔保政策導向作用逐步顯現。

    二、搭建支小支農服務體系

    如何搭建再擔保服務體系?從各再擔保公司的做法看,主要是將專注小微和“三農”融資擔保的機構都納入再擔保體系。

    具體來看一些再擔保機構的數據:浙江省融資再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再擔保”)目前已與省內10個地市(除寧波)的47家擔保機構簽訂再擔保業務合作協議,實現省內業務全覆蓋。廣東粵財融資擔保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粵財擔保集團”)截至9月末,合作融資擔保機構49家,實現全省21個地市全覆蓋。北京再擔保與轄內從事中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擔保業務的擔保機構均建立了業務合作關系。

    搭建好體系之后,再擔保機構聚焦主業主責,再擔保體系的張力和效用也不斷發揮。從上述幾家公司的實踐看,截至10月底,浙江再擔保的再擔保業務在保余額628.14億元,占全部小微企業、“三農”擔保業務在保余額的94.2%,同比增長102%?;涁敁<瘓F以“控股、新建、強管控”的模式,與省內10個地市政府合作共建10家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全部實行統一的標準要求。經過5年的發展,10家地市擔保公司建立了統一的“10+1”產品線,構建了風險共擔的“政銀擔”合作機制,整體放大倍數超過3倍,整體代償率為0.52%。北京再擔保自成立至今,已累計為超過12萬次中小微企業(農戶)提供了總計5000億元再擔保支持,有力推動了北京市中小微企業融資規模的不斷擴大。

    秦愷介紹說:“在公司設立之初,北京市財政就為再擔保建立了資本金補充和代償補償機制,為公司一心一意發揮好再擔保的政策職能提供了保障。”據了解,2018年9月,國家融資擔?;穑ㄒ韵潞喎Q“國擔基金”)與北京再擔保公司簽訂了業務合作協議,為該公司符合政策要求的業務提供20%比例再擔保。目前,累計納入國擔基金業務規模已達783億元。

    三、實現可持續發展是關鍵

    對于當前行業發展存在的問題,秦愷表示,一方面,為再擔保機構的政策性再擔保業務提供外部補貼補償的長效機制尚未建立;另一方面,機構普遍存在再擔保主業收益過低、不能彌補所承擔風險的矛盾,造成其在不偏離主業前提下保持可持續發展的內外部機制均不完善。

    “再擔保機構和再擔保業務具有很強的政策性。一方面,再擔保費率低,再擔保業務收入占比低,另一方面,再擔保要分擔風險、承擔損失。如果再擔保機構自身積累能力不足,比如保費收入幾百萬元,一筆代償補償幾千萬元,維持經營就是難題。”殷有祥表示,這就提出一個非常嚴峻的課題——如何才能實現再擔保機構可持續發展。

    秦愷認為,解決再擔保堅持主業前提下的可持續發展有三條途徑:一是盡量擴充資本金實力,用資金運作產生的收益去彌補再擔保主業收入的不足;二是建立對再擔保的補貼補償長效機制;三是開展多元化業務反哺主業,增加積累能力。

    還有業內人士提出,除了批量化業務,線上化、科技賦能也能在推動行業可持續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涁敁<瘓F相關負責人表示,正在著手推進建立數字化擔保業務管理平臺,建設目標是以“服務層、業務層、功能層、數據層”的系統架構,實現“客戶服務智能化、風險管控智能化、運營管理智能化”,全面建成“智慧擔保”。

    “我國再擔保的基礎設施建設主要涉及信息系統的建立與完善,包括業務數據、企業數據和與此相關的信用信息數據等。只有較為全面地掌握了這些數據并能在此基礎上做具有一定前瞻性的分析判斷,再擔保的行業規范、引領與穩定器作用才能得到充分發揮。”秦愷說,“再擔保機構有了數據庫這一基礎設施,還可以通過研究分析相關數據,為行業提出有價值的風險防范指引和市場開拓方向,也可為政府相關部門制定更為精準有效的政策提供決策支持。這樣既能保證擔保與再擔保業務規模得到增長,又能盡量降低行業風險,實現行業高質量發展。”(來源:金融時報)

2021年12月31日 16:19

快捷導航

公司動態

99re6热在线精品视频播放